您现在的位置:

手机游戏 >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五千一百七十章 自己脱!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夏诗感激的对着我开口道。

    我也只是对夏诗笑了笑,并没有再这个话题上面多说什么。

    夏诗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一种体验上去似乎有些尴尬气息的沉默之中,我觉得就这么沉默着也不是事,就这样起身离开更加的不礼貌,随后便对着夏诗询问道:“那个……夏诗,你身体感觉好些了吗?”

    夏诗此时也才反应了过来,茫然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对着我点头开口道:“好多了,不过……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吧?”

    “当然有问题了。”我解释道。

    “你昨天的状态很差,毕竟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我想任谁都没有那么容易能够接受得了。因为昨天的事情,你心里一直有着一些负面情绪,这样的情绪如果在你的内心之中积压太多的话,严重一点甚至会给你的精神都造成重创,所以我刚才利用银针给你疏通了一下,你有没有觉得现在比较轻松?”

    夏诗感受了一下,随后便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好像是这样。虽然我觉得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不过正常情况下经过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今天醒来可能连一句话都不想说,现在似乎确实不太一样呢。你的银针竟然还有这种功能?”

    郑州市治疗羊癫疯比较便宜的医院“当然了。”我笑着回答道,我也并没有要炫耀自己的意思。

    “那……我还有必要再接受治疗吗?”夏诗想了想,随后便继续对着我询问道。

    “这看你了,不过刚才我以为你还要睡上一会儿,所以进程还没有进行完成,如果你觉得确实没有什么事情了的话,不需要继续也行。”

    “这样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啊?”夏诗颇为担忧的对着我询问道。

    “呃……不太清楚。”我想了想随后便回答道。

    “应该……不会吧?”

    “应该?”夏诗微微瞪大了眼睛。

    “咳咳!我也不太确定。”我干咳了一声回答道。

    “我也不是专业的医生啊,这种方法我也是第一次用在别人身上呢,看上去效果还不错,其他的我就不太了解了。”

    “你把我当成小白鼠了啊?”夏诗白了我一眼,看得出来夏诗确实从心里的阴影里走出来得很快。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这不也是担心你醒来会做一些让人都感觉到措手不及的事情嘛。所以我就先试试这个方法有没有用。”我回答道。

    “那……那你继续吧。”夏诗宁夏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想了想随后便开口道。

    “哪有你这样当医生的,连这个问题都不确定。我觉得还是让你继续比较好,要不然给我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那我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我哦了一声,随后便再次将银针给抽了出来,做着消毒的程序。

    夏诗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对着我询问道:“我现在要怎么做?”

    “平躺下。”我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夏诗按照我所说的做,再次睡在了床上,将自己躺得很平。

    我这才拿起银针站了起来,走到了床边。

    此时的我这才发现夏诗似乎还挺有料的,如果是平常情况下,女人像是这样躺下的话肯定会多多少少有些变化。

    而夏诗平躺下,竟然没有变化。

    当然,这有可能是夏诗穿的内衣质量很好的原因。

    我身为一个医生,又怎么能随随便便去想这方面的问题呢?

    想到这里,我便干咳了一声。

    夏诗被我这样看着,心里也感觉到有些羞涩,而且这个动作让夏诗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治疗癫痫病最新疗法羊羔一般,这让夏诗的小心脏竟然还有些砰砰直跳。

    夏诗也有些不敢直视我的眼睛,随后便对着我询问道:“下……下一步要做什么啊?”

    “我来吧,你躺好就行。”我对着夏诗笑了笑,随后便走到了夏诗的身边,并且缓缓朝着夏诗的胸口探出手去。

    等到我的手到了夏诗胸口纽扣的时候,夏诗这才反应了过来,这让夏诗不由得惊声尖叫了一声,整个人也赶紧坐了起来,双手捂住自己很有料的胸部,瞪大眼睛看着我。

    “你……你想做什么?”夏诗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被我的这个动作给吓着了。

    “我没做什么啊,我得给你扎针。”我颇为疑惑的看了夏诗一眼,还对着夏诗晃了晃我手里的银针。

    夏诗看了银针一眼,随后便继续对着我询问道:“可是……你要扎哪个部位?”

    “檀中穴。”我回答。

    “檀……中?”夏诗愣愣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脸色唰的一下便变得通红。

    夏诗也是学医的,虽然夏诗学习的并不是中医,不过夏诗对穴位也有过深刻的了解,夏诗当然知道所谓的檀中穴在什么地方。

    对于男人来说,这个穴位或许不算什么,不过对于女人来重庆治疗癫痫医院怎么走说我要扎这个穴位的话,那岂不是代表着夏诗必须在我面前宽衣解带?要不然我拿什么来扎针?

    夏诗现在也想明白过来我刚才为什么要想着要来解自己的纽扣了,如果我要扎这样的一个穴位的话,那肯定是要有着这个程序的。

    看到此时夏诗的反应,我这才反应过来了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赶紧对着夏诗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你是女人。那个……我就不脱你衣服了,你自己脱吧。”

    自己脱?

    听到我的话,夏诗的俏脸更红了,就如同仿佛随时能够滴下血来一般。

    夏诗内心都想哭了,心想我有没有发现重点在哪里啊?我脱以及夏诗自己动手脱,这有什么区别吗?而且夏诗觉得这样做自己更加难为情。

    “那个……”夏诗此时根本不敢抬起头看我一眼。

    “难道就不能用其他的穴位代替吗?非得扎这里?”

    “其他地方也没有用啊。”我回答道。

    “你是学医的你应该知道,各个穴位有着各自的作用,哪能胡乱扎一通?那样我不是害人吗?我可不会做这种傻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mwqce.com  江门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