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股票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唯独她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苏慕烟被他的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心里又很担心隐隐,只能倔强的跟在河西爵的后面。

    她看着河西爵很熟练的照顾隐隐,解开他的衣服,从医药箱里找出软棉布和稀释酒精给隐隐擦拭手心降温。

    这样三番四次之后,隐隐的温度明显降下来了,吃了一点米糊之后,就睡了。

    全程河西爵都没松开过隐隐,一直抱着,苏慕烟看得出来,他是个很称职的父亲,对孩子的照顾很无微不至。

    相比起来,自己这个做妈妈的,才是最不合格的。

    从他出生没多久,便离开,甚至母乳都没喂两天,陪伴也就更不用说了。

    河西爵将隐隐放到了婴儿床上,拉好被子,回头看到苏慕烟还在张望着,原本还想像方才那样对她恶言相向的,可话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

    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对她说道,“隐隐已经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我……”苏慕烟咬咬唇,双手在身前不安的揪着,“我可以陪陪他吗?”

    “不可以!”河西爵拒绝得很直接,所有的怒气都压抑着,他心里也很不爽,“你现在不是应该去陪你的男朋友吗?”

    苏慕烟张张嘴,想要解释,可最后也只是沉默,“那我再看看就走。”

    河西爵越发的气愤的,有那么一瞬,他是希望她争辩一下的,可是她就这么默认了,当着自己的面默认了……

    他是用了多大的制止力,才能让自己忍着怒气没有爆发啊?

    他河西爵可从来没有为谁压抑过自己的脾气,唯独苏慕烟,唯独她。

    偏偏这女人还一点都不识趣,他几乎是咬着牙回了自己的房间,要不是怕吵到隐隐,恐怕他会狠狠的摔门。

    苏慕烟再隐隐先天癫痫怎样治疗身边陪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月妈还在外面等着,见到苏慕烟出来,立马走了过来问道,“少奶奶,小少爷好多了吧?”

    “嗯,好多了,现在睡得很好,不过要辛苦你月妈你了,今晚多留意一下。”苏慕烟歉意的说道。

    “你不留下吗?”月妈有些意外,见苏慕烟的表情有些尴尬,又急忙说道,“我不是别的意思,我照顾小少爷本来就是应该的,这是我的工作。”

    苏慕烟不自在的笑了笑,“我也想留下的……”

    月妈一听这话就懂了,叹了口气,“那少奶奶早点休息吧,我会随时给你打电话的,你就别担心了,再说了,还有少爷在呢,”

    苏慕烟想到河西爵,心里也踏实了不少,跟月妈告别,才离开总统套房。

    今晚是个多事之秋,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本以为她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可当她看到苏慕烟站在自己房门口的时候,她才知道,最大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苏云溪是特地在这里等着的,她询问了前台得知苏慕烟的房间之后,就到这里等着了。

    按理说,苏慕烟应该比自己先到酒店才对,可她却不在房间,这段时间去哪里了,苏云溪不用想也知道了。

    要不是知道今晚河西爵的心情很不好,苏云溪早就追上去了,才不会在这里憋屈的等着。

    当她看到苏慕烟回来的时候,那隐忍了很久的怒气也都爆发出来了,直接气冲冲的质问她,“苏慕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别说我没提醒你,他现在是我男朋友,而你,已经跟他离婚了!”

    “那我要说一声谢谢吗?”苏慕烟淡淡的反问。

    苏云溪真的很讨厌苏慕烟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她才是在那种家庭长大的,怎么就能生出这样的优越感?

    “苏慕烟,你别给脸不要脸,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别让我看不起你。”苏云溪狠狠的说道。

    秦皇岛羊羔疯哪个医院好;苏慕烟打开门走了进去,再回头冷冷的看向恼羞成怒的苏云溪,“所以你把河西爵当成一根草吗?他难道不是你的金龟婿吗?”

    “你……”

    苏慕烟再不想跟着女人废话,直接关上了门,那一刻,世界都安静了。

    她无力的靠在门上,脸上的冷漠也渐渐崩溃,剩下的都是无助。

    所有的冷漠都只是她的武装,她能有多骄傲,不堪一击而已。

    苏云溪很想去拍门,可服务员过来提示她不可以在这里吵闹,她也只能作罢,气愤的回到了房间。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打了一通电话,只要苏慕烟还在这里,她的心就永远这么提着,只要苏慕烟一天不远离河西爵,河西爵的心里就永远没办法接受她。

    这段时间她也看出来了,河西爵心里惦记的人是苏慕烟,但是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河西爵一直介意苏慕烟提出的离婚,所以苏云溪想弄懂,为什么苏慕烟当初会提出来离婚。

    她有一种预感,只要自己弄清楚了这一点,可能就能彻底让两人分开,河西爵也就彻底的是自己的了。

    这个电话是越洋电话,苏云溪打给了梁晓云。

    因为时差的关系,此时的江城正是凌晨两点多,梁晓云是被电话吵醒的,看到是苏云溪的电话之后,才清醒了不少,担心是出了什么事情,一接起就问道,“云溪,怎么了?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妈……”苏云溪才叫了一声,就已经委屈得说不出话了。

    梁晓云听到这声音更担心了,一下子就着急起来,“怎么了怎么了?云溪,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

    “你别骗妈妈,你不是个爱哭的姑娘,这个点打电话来,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梁晓云很肯定的说道。

    苏云溪咬着唇,哽咽着,没有马上回答梁晓云的话。

  &nb如何治疗癫痫效果最大sp; 梁晓云怕吵到苏谭轩,拿着电话去了外面的阳台,“你跟妈妈说说,到底怎么了?别只是哭啊。”

    “我不知道怎么说……”苏云溪抽抽噎噎的说着。

    梁晓云一听到这欲言又止的话,猜到了个大概,试探的问道,“是慕烟?”

    “……嗯。”

    梁晓云沉默了一会,电话里都是苏云溪抽抽噎噎的声音,最终她也只能叹气,“如果你不想说,那就不说,早点休息吧,好好的休息休息。”

    “嗯,”苏云溪委屈的嗯了一声,还不忘叮嘱梁晓云,“妈,你别去问姐姐,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我,我不想我们之间的误会更多,我就是委屈了,想听听妈妈的声音。”

    “我知道。”梁晓云不停的安抚苏云溪,“那你别多想了,早点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了。”

    “好,妈,你也睡吧。”苏云溪叮嘱了几遍,才挂断了电话。

    梁晓云拿着电话在阳台上站了好几分钟,最终还是打给了苏慕烟。

    苏慕烟刚洗完澡,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头发都没吹,湿哒哒的,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清醒不少。

    电话响起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以为是月妈打来的,猛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去拿手机。

    当看到上面的号码是梁晓云的时候,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眉头也蹙了起来,她不用想也知道梁晓云为什么会打这通电话了。

    只是,她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受伤的表情。

    这表情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可接起电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又那么的平静,这就是苏慕烟,所有的委屈,都自己扛。

    “妈,怎么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慕烟,你也没睡啊?”梁晓云很不自然的打着招呼。

   北京癫痫医院; “嗯,刚躺下,打算休息了。”

    梁晓云支支吾吾的关心了几句,还是开了口,“慕烟啊,你知道云溪也在毛里求斯吧?你们见面了吗?”

    “嗯。”苏慕烟没有隐瞒,“我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梁晓云本来还犹豫着要怎么问了,没想到苏慕烟直接说了,她尴尬了一下,才问道,“你们发生什么不愉快了?”

    “她没跟你说吗?”

    “她哪里会跟我说……”梁晓云突然止住了话,“慕烟……云溪真的没说什么,你别误会。”

    苏慕烟却淡淡的笑了笑,“妈,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她的性格。”

    “她真没跟我说什么。”梁晓云着急的想要解释,“她这个孩子,从小就被我惯坏了,脾气是骄纵了一些,但心眼还是很好的,没什么坏心思,你就让着她一点,我不想你们姐妹俩有什么误会。”

    “我知道。”她的声音更冷了,“我知道她被惯坏了,我也不会跟她计较,是她觉得我抢了她的东西,才一直患得患失的认为我在针对她,可是妈,平心而论,我抢过她什么吗?”

    “没有……”梁晓云心里突然狠狠的痛了一下,“慕烟,是妈妈不好,妈妈没能从小就照顾你,”

    “妈,错过的缘分就是错过的,我们还能相认我已经很感谢了,我不想去争抢什么,但是,我也不会让别人从我这里抢走什么,属于我的就是属于我的,谁也拿不走,不是我的,我也不强求,我的性格就这样,所以你不用说什么,你应该劝的人,安慰的人,都是她,而不是我。”

    苏慕烟是用最后一点力气,将这番话说完,“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也累了,要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忙工作,晚安。”

    “……晚安。”梁晓云是很被动的说出这个晚安的。

    电话嘟嘟嘟被切断,梁晓云却站在阳台上,久久没有回神。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mwqce.com  江门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